2007年7月7日

拜讀〈文月戰鄉民:台灣漫畫常見的謬論〉有感

我猜文月兄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於「破」。破除一般人對於台灣漫畫的謬論。因為老實講,討論這些謬論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並不是說文月兄寫這篇文章沒有意義,而是說把討論重點放在「這些謬論是否正確」這件事情上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這些謬論並非對台灣漫畫造成的影響真正原因。這些謬論之所以稱為謬論,是因為討論台灣漫畫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些謬論是造成台灣漫畫不興盛的主因,換言之,若台灣漫畫想要興盛的話,就必須將這些謬論所代表的問題解決,只要將這些問題解決後,台灣漫畫自然就會興盛了,但實際上真的是如此嗎?

假使你對台灣漫畫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後。請注意,並不是你看了很多本台灣漫畫,你就能「了解」台灣漫畫的情況,就像你看了很多本日本漫畫後,你真的「了解」日本漫畫的情況嗎?若你很有自信看了很多日漫,所以你很了解日本漫畫的情況的話,你能夠告訴我現在 《少年Sunday》上哪一位新人作者的作品接下來會大賣?

再回來台灣漫畫上面,假使現在有一個作者的作品一開始的畫風模仿池上遼一,劇情很像星際大戰, 甚至在故事裡面還出現了類似R2D2的機械人,你覺得這個作者會紅嗎?甚至這位作者在參加新人獎的時候,作品的風格跟鳥山明的《怪博士與機械娃娃》十分雷同,最後也只得到了第七名的佳作獎。若你是編輯,你會用這個人上檔連載嗎?我說的這個人就是鄭問,當年鄭問參加全國漫畫大擂台時只拿了個佳作,但時報周刊的編輯大膽的讓鄭問上檔連載《戰士黑豹》,也就是我前面所說那篇模仿許多名作的作品。但沒有一開始的《戰士黑豹》,哪有後來的《刺客列傳》呢?哪有後來的 「亞洲至寶」呢?

我不敢說自己看了很多本台灣漫畫,但我敢說我對台灣漫畫有一定的基本了解,這個基本的了解就是:台灣漫畫從來沒有「興盛」過。

很多人認為現在台灣漫畫很慘、很爛、比不上日本漫畫…隨便你怎麼說,你說的「全部都對」。自漫畫大審以來,台灣漫畫一直處於被日本漫畫壓的死死的狀態。台灣漫畫一直以來就是你口中說的「這個樣子」。台灣漫畫確實有一陣子是與日本漫畫不相上下的,但那是在漫畫大審以前的事。相信閱讀本文的讀者並沒有那個時代的人。目前絕大部分的漫畫讀者是在漫畫大審之後才出生的。

八零年代的作者面對的是日本盜版漫畫的競爭,當年東立曾經出了一本《少年快報》,裡面將日本四大當紅的漫畫雜誌中最熱門的幾部作品全部合成一本週刊,這樣俗擱大碗的盜版雜誌居然創下了史上最高漫畫雜誌的銷售數字。其他的盜版商見到了東立的成功馬上效 法,一瞬間,台灣市場中出現了三十幾種的《某某快報》,甚至有許多的盜版商直接那其他盜版商所出的雜誌,「盜版再盜版」,將其他盜版日本漫畫的雜誌的內容,再合成一本出來賣。台灣的漫畫讀者看的笑呵呵,盜版商賺的笑呵呵。台灣漫畫家一面應付著黃金陣容的日本漫畫作品,另一面還被本土的漫畫讀者批評…畫的爛、編劇差、不用心…真是苦不堪言。

進入九零年代以後,日本出版社看到台灣盜版商的囂張行徑終於忍受不下去了。於是台灣進入版權化時代。 因為要付版權費,所以出版社開始進行更嚴密的「市場調查」,更加的用心選擇最適合台灣讀者口味的日本漫畫進入市場。於是台灣市場中的日本漫畫品質變得更高 了,相形之下,台灣漫畫家的作品相形見拙。

但另一方面台灣本土的漫畫出版社開始思考:假使有一天日本出版社不再授權台灣出版社,而是想要自己進來做時怎麼 辦?台灣出版社開始培育新人漫畫家。一時之間台灣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新人作家。但培育新人作家是需要許多資金與人力的,出版社拿錢燒呀燒…九零年代台灣漫畫 進入了一場小蜜月,許多台灣漫畫作品問世,那時候的青少年多多少少會看一些台灣漫畫。但那個時候,台灣沒有網咖、沒有線上遊戲、沒有MMORPG,那時候 的台灣青少年娛樂項目不像現今社會有那麼多的選擇。台灣漫畫市場在那個時候紅了一小段時間。

時間進入二十一世紀,網路的時代來臨了。以青少年為主的漫畫市場開始衰微,青少年最大的娛樂不再是漫畫,線上遊戲才是主流。大筆的漫畫讀者流失,出版社發現本土漫畫作品不賣,出版社要賺錢、漫畫家也要吃飯。既然漫畫沒辦法賺錢的話,一本本的本土雜誌收了起來,一個個的漫畫家轉行去做遊戲。

台灣漫畫在此時陷入了另一個低潮期,新人漫畫家沒有發表的地 方,但仍懷抱著成為漫畫家的夢想,大批的人力投入了同人誌的圈子,造成有一陣子同人界原創風盛行。兩千年,台北市漫畫工會會長賴有賢向政府請命,最後政府撥下了一年一千兩百萬的資金辦新人獎、支助兩本漫畫雜誌…台灣漫畫對於這杯水車薪,雖不能說有多大幫助,但已感激流涕。

總而言之,台灣漫畫就一直這個樣子,你若覺得慘、覺得爛、覺得…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有很多人最常問的一個問題是:如何振興台灣漫畫?這個問題實在是太複雜了,複雜到沒有人能夠回答。但我相信會問這個問題的人,相信是十分關心台灣漫畫的。

就我而言,一位普通的漫畫讀者。簡單來說,我這輩子大概不會跟漫畫產業扯上關係,我會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漫畫永遠都只是我的一個興趣罷了。

那我為何要如此關心台灣漫畫?這個問題談起來也十分複雜,簡單來說:因為我喜歡台灣漫畫。因為喜歡所以我希望他能變得更好。然而我所作的事情當中對台灣漫畫家、甚至是台灣漫畫最大的直接貢獻其實也就僅限於買一本台灣漫畫。

在這種情況下,身為一位普通讀者的我開始去思考自己能夠做的事。是的,重點在於「我」能夠對台灣漫畫做什麼?因為在理解台灣漫畫的現況後,我會驚覺那些看似很重要的問題我根本無法解決,甚至是沒有人能夠解決。所以我只能做「我」所能做的事情,我開始問自己假使台灣漫畫永遠都是這個樣子,我要怎麼做?

我認為自己可以是個傳聲筒。台灣漫畫研究已有許許多多的前輩,他們在看了幾百本書,最後將心得整理成一本。我閱讀他們的書後開始理解台灣漫畫所遭遇到的問題,我希望與我相同年代的漫畫讀者,無論是日本漫畫讀者或是台灣漫畫讀者亦同,都能跟我一樣理解問題的核心點。

研究台灣漫畫的老前輩不會上網,我會。我的任務就是將這些老前輩的心血結晶去閱讀、思考、反省後,最後在上網路發表文章,讓其他的人能夠明白,問題的真正核心究竟在何處?台灣漫畫究竟是否會因此受到影響,我沒有自信,但我知道:我已問心無愧。因為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在我所能做的事了。

2 則留言:

IVAN 提到...

我覺得一部漫畫越多人接觸價值會越大
有盜版或有人在網路分享表示該部作品受到歡迎
我很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分享台漫的
comicomi除外
看漫畫都在網路上
像我這種人不太可能接觸只發行在月刊或
單行本的作品

吳道成 提到...

出版社對於漫畫經營的態度其實也佔了很大的層面…

不過慢慢的有些出版社開始作新的嘗試,值得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