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

尋問–由鄭問嘆台灣漫畫

序言

我必須先承認,這篇文章充滿了我的主觀意見(但憑良心講,有誰的意見不「主觀」呢),有很多的看法往往僅是片面之言,那些想法極有可能有誤,但某些想法我倒寧願他是錯誤的。在漫畫的領域裡我自認才學疏漏,因為我看的漫畫少、又看的晚。但心得比別人多了那麼一點,那些看法一直堆積在心裡總是不好,藉由寫文章創作的方式一吐為快,以了心願,還請各位不吝批評指正。若能帶給讀者一點心得,改變一些想法,那我所花的時間便值得,我就心滿意足了。

早些時候,沉迷於日本動漫中。首先是日本漫畫,那時手上一有零用錢,就向漫畫租書店報到。等進入了青春期後開始荷爾蒙作祟,改往電腦街跑,玩成年向遊戲;看成年向書刊,一塊接著一塊買,一本接著一本看。等大了些,覺得日本動漫索然無味,老狗玩不出新把戲,同樣的題材,同樣的畫風。我開始對日本動漫失望,曾經對人說:「日本動漫已死。」那時的我以管窺豹,眼前只見日本動漫界中最膚淺的一面,就以為日本動漫界不過如此。

幾年過去了,日本動漫界依在,並且更加欣欣向榮,儼然成為亞洲動漫界的龍頭。本來默默無聞的韓國動漫界在日本的影響以及政府刻意扶植的情況下,已慢慢追上甚至超越台灣。尤其是在線上遊戲產業方面,更是獨霸一方,孰難想像當初台灣遊戲產業曾有一段光榮的時代。而台灣動漫界不知為何,也跟著漸漸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綜觀目前台灣動漫界,主流文化已經完完全全的「日本化」。從業餘讀者起,到專業漫畫家,甚至是同人誌畫家全部一律向日本看齊。不知多少年輕學子前仆後繼,如同當年的我一般瘋狂地接受日本動漫的洗禮,將日本動漫畫奉為圭臬,像神一般的崇拜著。日本動漫界分工精細、題材的深度及廣度均非常豐富,滿足所有不同的口味。台灣的漫畫讀者不知不覺中養成了超高的標準,對於嚴重受到日本畫界影響的新興一代台灣本土漫畫家所繪的漫畫不屑一顧。而所謂的同人界也被日本動漫文化牽著鼻子走,日本流行什麼就跟著畫什麼,偶爾頂多畫畫布袋戲,但仍是使用日本畫風。最後悲慘的結果是:模仿畫的再好也頂多是模仿畫而已,台灣漫畫界竟然成為日本漫畫的殖民地了!

我曾聽人批評起台灣漫畫,劇情內容無趣,畫風抄襲日本,但卻又抄的不精,還不如直接去看日本漫畫。你若走到漫畫書店中一看,日本漫畫至少佔據了九成九以上的位置,而台灣本土創作漫畫卻堆在不起眼的角落。台灣本土漫畫界長久以來陷入不知何時才會結束的低潮期,很多人對日本甚至外國的動漫畫如數家珍,談起台灣漫畫卻不知其為何。網路上討論的主題亦以日本漫畫為最大宗,大部分的討論關心只日本最新出的動漫畫介紹或是心得。

台灣漫畫界勉強能抵擋日本漫畫的只剩下插畫這塊堡壘。或有人說少女漫畫中台灣漫畫家仍然有市場,我沒看過少女漫畫,無法判斷他的好壞,但在我的印象中看少女漫畫的似乎絕大部分是國中生或高中生。換句話說,那些看少女漫畫的學生在脫離學生時代後就慢慢放棄少女漫畫了。本土漫畫僅剩下幾位熱血的漫畫家跟出版社獨撐,如任正華老師跟全力出版社等。聰明一點的前進大陸,如敖幼祥老師,倒也能繼續發展。台灣漫畫演變至如此地步,直叫人無言以對。我原本看到上面這樣的情形,認為是大環境所導致,對於台灣漫畫既失望又無奈。這個態度持續到幾個月前,我開始「瘋」鄭問後慢慢開始改變。

其實在更早一些,我既有耳聞鄭問大名已久,也曾經試著尋找鄭問的作品。但是不知為何,鄭問的書十分難尋。漫畫書店買不到、租書店租不到,苦尋不得。最後居然在自己的學校圖書館裡找到幾本鄭問的書。說來可笑,保存鄭問書籍最完整的地方或許就是在各級學校的圖書館裡了。學生時代的我後來慢慢停止尋找鄭問,原因有二。一是沒錢、二是沒空,忙著準備考試的我將漸漸的鄭問之事遺忘在腦海裡。

某一日我與朋友談起台灣漫畫,聊著聊著談到了鄭問,我們都對均無法看到鄭問的書感到非常遺憾,也不禁想問為何鄭問的作品到處都找不到?與朋友談話結束後我心血來潮,想試試在網路上找有無鄭問的資料。藉由網路,我尋找到了鄭問的幾部作品,赫然發現鄭問在漫畫上的驚人成就已超乎我原本的想像。鄭問的作品讓人感嘆,沒想到如此高超的畫技、如此華麗的畫工,竟然是出於一位台灣人手裡。他的繪畫已不再只是漫畫,我們可以說:鄭問已經將漫畫提升到藝術的層級!

後來我到處尋找鄭問的漫畫,整個暑假中拜訪了全台北大大小小的漫畫書店、二手書攤,令人訝異的是很多店家居然連鄭問是誰也不知道。在士林的某間漫畫店,老闆還用尖酸刻薄的言語嘲諷我無須白費心力,他對我說:「鄭問的書,找的到才有鬼!」我很灰心,明明號稱台灣漫畫第一的鄭問,為何他的漫畫會如此難尋?每當找尋鄭問的時候,我看著堆積如山的日本漫畫,覺得非常感嘆,如果有那麼多錢買日本的漫畫,為何不分一點來支持台灣本土的漫畫呢。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在許多好心店家的幫助之下,我陸陸續續買到部份鄭問的書籍。當每一次找到鄭問的書時,我總是會有種如獲珍寶的感覺,因為實在真的是得來不易啊。我一面看著手上的鄭問漫畫,一面看到台灣本土漫畫的現況,總覺得心中百感交集,總覺得應該作些什麼。我得到了那麼多寶貴的資料,至少也要擠出點心得。說難聽點,沒有拉屎,至少也要放個屁,否則看了等於沒看。我注意到網路上介紹鄭問生平的網頁非常多,但研究鄭問作品的網站卻少之又少。因此最後我決定打一篇有關鄭問、台灣漫畫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在尋找鄭問過程中所獲得的強烈情感。以上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理由。

台灣漫畫,鄭問第一

鄭問站出來,沒有人敢說自己是台灣漫畫第一。

鄭問最偉大的地方在於他勇於嘗試新的方法來營造畫面,不斷的挑戰自我繪畫技巧的極限。漫畫基本上由畫面與劇情所構成。對我而言,畫面是重於劇情的。因為漫畫所承載的資訊量極少,我曾經估計大約五本漫畫的劇情,差不多等於小說一本的量。有此可知,若是要求劇情,文字的描述性遠優於漫畫,因此還不如去看小說等。但這並不是說劇情不重要,單只有畫面而無劇情的漫畫也毫無意義,這種情況下還不如去購買畫冊比較實際。

鄭問是我所見過在畫面上表現最好的一位漫畫家,他在畫技的精進上著墨極深。鄭問畢業於鼎鼎大名的復興美工,乃科班出身的漫畫家。鄭問在繪畫的基礎底子夠紮實,他在原本的基礎上結合了中國傳統的國畫的繪畫技巧,成功的創造出他最具代表性作畫方式—寫意水墨畫法。中國水墨畫中講求意境而不要求一定的形式,例如張大千大師有名的潑墨山水畫就是有名的寫意山水畫。依照美術大辭典的解釋是:「寫意,要求通過簡練的筆墨,寫出物象的形神,來表達作者的意境。」在鄭問的《阿鼻劍》第二部有一幕,主角與敵人十八惡道的對決當中,鄭問利用這種技法將十八惡道表現出來,且看鄭問使用毛筆沾墨水畫個幾豎,乾淨俐落的將惡道的形象與邪惡的氣息表現出來,其畫面的構成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綜而言之,鄭問的寫意水墨畫法將台灣漫畫的水準推向了更上一層的境界。

網路上有人評論鄭問的畫工說:

鄭問的世界,以具有高度的美學意識,彩繪出東洋的驚異!大膽的水墨筆緻,緩急自在的畫風,呈現出感情豐富的人物像。鄭問的水彩造詣,在透過色彩、造型和狂放的走筆,襯托出一股生命的躍動感。平面的創作,展示了立體空間的生動。他擅長運用各種媒材和繪畫技巧的配合,獨自發展出史無前例的創舉。」

這段話清楚的表現出鄭問所展現出來的高超的繪畫技巧。在鄭問的《鄭問創作畫冊繪畫技巧》一書中,鄭問巧妙的運用肥皂、砂紙、油漆、牙刷、砂子、宣紙等非一般作畫工具,創造出另一種新的意境。讓人無法想像,原來除了網點以外,漫畫竟然能用如此獨特的方法來創作。

香港漫畫家陳某被稱作「少年鄭問」,甚至有人認為他正慢慢的超越鄭問。我就目前陳某的《火鳳燎原》來看,陳某若要該當少年鄭問之名或是超越鄭問,恐怕有些困難。鄭問充分的展現中國寫意水墨畫的精神:「重意不重形」。大筆一揮,細部再加個幾筆,即成了一個人物。到了陳某似乎看不出來有這個味道,或許是將這種精神放在劇情上吧。另一位香港漫畫家李志清更不用說了,他充其量僅是拿水墨工具來畫漫畫,水墨畫的重要寫意精神蕩然無存。我有看過有人將他與鄭問並列兩大水墨畫漫畫家,或許是將他歸類於工筆畫水墨畫家。

日本漫畫界則恰好相反,技法上強調的是「重形不重意」,長期依賴網點等工具,使得其漫畫風格相似性高,而呈現僵化的情形。雖然在題材上多所突破,然而在技法上反而遭遇到了瓶頸。翻開日本漫畫,畫風乍看之下會讓人感到千篇一律。鄭問的那種灑脫不拘的寫意水墨畫法出現,無疑是對日本漫畫界投下一顆震撼彈。

在了解鄭問在對於漫畫技法上那種精益求精的態度及所獲得的非凡成果後,對於他在台灣漫畫上驚人的成就也不會感到意外了。一九九一年時,日本講談社旗下雜誌《Morning》開始連載鄭問老師的《東周列國傳》,他是漫畫史上以來第一個在日本漫畫界連載的台灣人。隨後不久,日本漫畫家協會破天荒的頒發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賞給予鄭問,這是第一次由非日本人得到這個獎項。在那之前,協會曾經頒獎給手塚治虫、大友克洋、藤子不二雄等等日本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漫畫家。比起某些日本出版社自辦的徵文用獎,由日本漫畫家協會所頒發的獎項更具有公信力,且更有價值。除此之外,《蒼天航路》的作者王欣太老師在第一集的時候曾經說過在漫畫上影響他最深,而讓他想要畫漫畫的人並不是日本人,而是來自台灣的鄭問!有此可知鄭問的出現對於日本漫畫界影響之大了。鄭問老師所完成的偉大成就,至今無人能與之匹敵,難怪他會被人稱作台灣漫畫第一人!

台灣漫畫自發展以來,在經過漫畫審查制度以及盜版商雙重夾攻之下,居然能夠產生像鄭問如此偉大漫畫家,真可以算的上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但是若沒有人注意其存在,就算是有再多的奇蹟也等於零。撇開不論生在鄭問仍在台灣活躍那時的台灣漫畫迷們,現今一代的台灣動漫畫迷似乎已將過去的那段歷史遺忘掉了。目前網路上忙著討論不外乎偶像崇拜的支持、日本翻譯名詞的含意解釋、日本最新一期的動漫畫討論等等,我幻想某天能夠看到有人在討論鄭問最新出版某一話,無奈,這畢竟只是空想罷了。

每當有人在討論版上爭辯,目前動漫文化的主流是到底是萌不萌、什麼殺必死還是什麼輕小說當道時,我都覺得很感嘆。爭辯討論了半天,終究是逃不出日本動漫文化的手掌心,永遠在那裡打轉。更甚者,常常見到有人動不動跳出來指控別人抄襲日本某某作品,到最後一群人而吵的面紅耳赤,看到他們為了自己的偶像護航的那股衝勁,我想問問看他們,為何不將這分心力分一點在關心台灣本土動漫畫上?我懷疑,他們是不是以為台灣沒有本土的動漫文化?

這裡我必須澄清一點,所謂支持台灣本土動漫文化,並不是要你像政客口中那種不論是非的「愛台灣」論。這裡指的是請你支持關心並了解台灣動漫文化,你會發現其實本土動漫畫絕不輸日本動漫。當然,這必須是要你親身體會後才能明白的,就拿鄭問來說,即使已經翻閱過無數次的書,當重新再看時,我還是能感受到當初第一次觀看的那種震撼,並且能夠不斷的在裡面找出新的發現。

縱使第一,有誰留意

說來慚愧,我開始尋找鄭問,也是最近幾個月前開始的,我對此感到相當遺憾。我恨我自己為何不早生十年!回到那時鄭問仍在台灣漫畫界活躍的時代。我非常羨慕那時候的漫畫迷,他們有幸能活在台灣漫畫界最黃金燦爛的那一段時光。那個時候的漫畫界,強者輩出,有幾位甚至還站上了世界的舞台。反觀現今,僅能苟延殘喘的情形,令人不勝唏噓。

在網路上尋找資料時,我經常見到許多前一輩的漫畫迷感嘆曾經出版的許多經典作品如今已難以尋獲。若無親身經歷過一次,實在難以想像。正因如此,新一代的漫畫迷因尋找之路坎坷不堪,有很多人紛紛放棄。但這些人已經算是不錯的,有更多的人連尋找的行動也沒有。我並非要責怪些什麼,實際上我沒有資格說他們的不是,我也是最近幾個月才開始尋找鄭問的。我希望的是,若在觀看這篇文章之前,你不曉得或是不曾去尋找過鄭問的人,能夠嘗試去發掘,在對於漫畫這件事上必定能夠得到更多的體悟。

我並非台北在地人,因故在台北待了近三個月,藉這個機會,為了尋找鄭問的書,走遍了台北大大小小的漫畫書店及二手書攤。我到每一間漫畫書店詢問:「有沒有賣鄭問的書?」經常得到的答案是搖頭。這有兩種可能,一個是不知道誰是鄭問,一個是沒有賣鄭問的書。有此可知,大多數的店家不曉得鄭問是誰,更別期待他們會賣鄭問的書了!或許有人要跟我爭辯,鄭問的書太舊了,絕版是正常的,絕版的書當然買不到。這件事說對了一半,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為何小叮噹或是怪醫黑傑克沒有絕版?追根究底的原因還是因為沒有市場!因為沒有人要購買,所以出版社才不願意出,最後才造成現在的無書可尋結果。在這段尋找鄭問的過程當中我不禁要大聲感嘆:

尋鄭問,竟然如此困難!

我為了尋找鄭問到處碰壁,苦尋不得。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有機會深刻體會到台灣漫畫界所遭遇到的困境。據我所知,目前台灣漫畫界似乎陷入長時間的冰河時期,我多麼希望這個想法是錯誤的,但實情恐怕是這樣。事實證據擺在眼前,市場上台灣本土漫畫幾乎沒有生存的空間。

想請教各位一個基本問題:你的書櫃裡,有幾本是台灣人畫的漫畫?我所談的是指專業的漫畫家所畫的,同人誌作者或者是繪本系列者不在這個範圍內!若不這樣區分,某些靠著網路成名的半吊子插畫家,居然也能被稱為漫畫家,還出了好幾本書。嗚呼哀哉,那些人的插畫若能稱得上漫畫,那大概全台灣的人都能夠當作漫畫家了。這不是我的傲慢,在我的認知裡,並不是畫個幾張美美的插圖再加個幾句故作扭捏的情感文字的人就有資格可稱作漫畫家的!

再轉回來談尋書的事,即使是二手書攤裡,想要找到鄭問的書也非常困難。就算真的找到了,也是品質極為低落的二手出租書!那些書是從倒閉租書店裡流出來的,上面貼著膠布、補釘、出租店店章,書頁因長時間被無數人翻閱過而污損不堪。在我看過的最慘的情況下,書籍被水淹過,紙張扭曲變形並且產生嚴重的水印,這種書的保存價值非常的低。我們國家裡的漫畫二手書保存上遠不如日本等先進國家,若要收藏書籍,也只能得從新書下手了。

不談舊書的話,想要找到新書是要碰運氣的,目前來講,市面上仍有貨源在流通,能買到的大概只剩時報出版的《東周列國傳》一至三冊、《鬥神》全一冊。若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路或實體店家去詢問。提到這裡,我想要感謝光華商場中的書局和藹可親的女老闆,我在找書的過程當中,在他的店尋獲不少寶物,上面提到時報出版的流通書台北市似乎僅有他仍在固定進貨。但他跟我說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他提到只要鄭問的書一擺出來馬上就會被人搶購一空。我感到非常高興,在這個不幸的時代,仍然有人在追尋真正美好的事物。若老闆看到這篇文章,我要向他致上謝意,並希望他能持續補進鄭問老師的書。畢竟,歷史若無人來傳承,因而被後來的人漸漸遺忘的話,是一件相當令人痛心的事。

我感到非常悲哀,縱使像鄭問這樣可稱得上台灣第一的漫畫家,他的作品在市面上竟如此難尋!無庸論其他名氣更不如他的漫畫家了。我看著鳥山明的七龍珠、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安達充的鄰家男孩等等日本作品,陸陸續續的在台灣出完全版的漫畫。我想問,台灣第一的鄭問,什麼時候會出完全版呢?更甚者,有日本漫畫之神稱號的手塚治虫,他在台灣仍然買的到時報出版的手塚治虫全集,最近還有出版社替他的作品出隨身版。鄭問或許稱不上台灣漫畫之神,但以他的在漫畫上的成就來看,他絕對夠資格出完全版。甚至,我多麼期盼有一天能夠在書店裡看到集結而成的鄭問全集!若能如願,不枉此生!

結語

台灣漫畫讀者主力經常是學生族群,漫畫給人的印象總是給「小孩子」看的,限制級的動漫畫有如洪水猛獸,變成警察的業績、政客的上螢幕的工具、媒體炒作新聞的標的。他們所持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維護青少年身心健康。」似乎是將看漫畫當作是青少年的「專利」了。在這樣的觀念之下,漫畫市場永遠是以學生族群為主。

理由非常簡單,你不可能要求一個成年人每天都在看像神奇寶貝之類的動漫作品。成年人想要看的作品,並不是單純的愛、勇氣、希望等等騙小孩的空話能夠吸引的。講白話一點,成年人要求的不外乎腥羶色的內容,這是非常現實的。另一方面,成年人的購買力也比學生族群不知強上多少倍。台灣漫畫若不將成年人納入考量範圍內,可能永遠都無法翻身。這個部份若繼續討論下去,恐怕又要長篇大論了,故在此先暫且不論。

最後要說明的是,我寫這篇的文章的用意,並非在批評那些看日本動漫畫的人們,也不是站在一個先覺者的角度教導後覺者。我只是想要提醒大家,台灣漫畫需要你我的關心,我們應該要支持那些真正努力向上的作者。但這並不是要你毫不選擇的看台灣漫畫,而是要改變你看漫畫的標準。就我而言,現在的我看漫畫,對於日本漫畫採取的是最高的標準,除非畫工或是內容水準都很高,我才會觀看。而對於台灣的漫畫,我採取的是最低的標準,我在看台灣本土漫畫時,只要看到整體風格還可以的,就出手收藏了。我想若我的文章能夠因此改變一兩個人對於台灣漫畫的態度,也可稱作是功德一件!

(全文完)

11 則留言:

HHH 提到...

在此看到您對台漫文化的憂心感到欽佩
但請問
如果鄭問不是台灣人
您還會迷上他嗎?
如果其他國家的漫畫家
都有一套特別的風格
您會欣賞嗎?
我想您應該都是會的
並不是鄭問是台灣人
而且技藝高超
就會讓台漫文化興盛
鄭問的技藝高超 跟 台灣漫畫文化是兩碼子事
希望您可以了解到這一點

吳道成 提到...

這篇是小弟一年多前寫的,那時確實搞不太清楚台灣漫畫跟台灣文化之間的差別。您可以看看我最新的文章《重新思考台灣漫畫對讀者的意義》。在這篇文章中我已經清楚劃分出兩者之間的差異性。

carlo 提到...

十年前..
我沒有錢買鄭問.
我對他的印象只有.
畫的很好看.劇情內容有點深.
不過出書的速度非常慢.
我有想過蒐集漫畫.
但是發現.永遠蒐集不完而放棄了.
不過在那時貧窮的我.
省下飯錢去買畫紙.墨水.沾水筆.
在學校出版自己畫的.編輯的漫畫.
是當時生活中最開心快樂的事情.
不過因為才能不足.
沒有走上漫畫的道路.
但是那時跟同學一起熬夜畫漫畫到臨晨.
是我最珍貴的回憶

吳道成 提到...

回carlo

看到您分享的珍貴回憶,小弟內心感觸良多。
無論何時,人總是不斷努力追尋自己的夢想。您曾有過一個漫畫夢,曾卯足全力的畫著。我現在也嘗試的寫一些漫畫介紹文,試著讓現在的讀者了解台灣漫畫…

結果是否會如我所冀望的那般,我並不知道。但或許重點並非在於最後夢想的實現,而是存在於追尋夢想的過程本身吧。

Yujing Wang 提到...

我也拼命的蒐集過鄭問,想要支持他,並讚嘆他的畫技。然而...我必須說,鄭問的東西,並不好看。從消費者的眼光來看,他們何苦去買不好看的東西?純粹向大師致敬? 水墨很酷,但是真的適合某些畫面嗎? 老實說,我覺得深遂美麗的亞細亞很糟糕,畫面烏七媽黑的,簡單講就是髒。名字很酷,可是故事卻覺得離離落落。 東周好很多,可是有時也是寫意的不知道在畫啥。 說真的,你要讀者支持,還是得要有能大賣的東西。鄭問就是不賣。 陳某倒是取得較好的平衡點。論技巧深度,當然是不及鄭問,但是故事跟畫面都比較賣錢。
別會錯意,我支持台灣漫畫。但我最希望看到的不是所謂技巧派的大師,而是能讓消費者看了願意掏錢的漫畫大師。
浦澤直樹也是個好例子,技巧普普,但是他取得很好的平衡點。

Braford 提到...

您好,我是鄭問的畫迷,感謝您喚起了我對裝甲元帥的回憶。看完您的介紹,我馬上訂了一本臥龍先生!

匿名 提到...

不好意思想請教一下前一位提到的臥龍先生是鄭問的作品嗎?
其實我個人超喜歡鄭問的畫
看封面跟看內容都有很大的不同也有不同的感動
在看漫漫的同時~覺得有時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或想法是很不一樣的
感覺上有點深層但又容懂
像深遂美麗的亞細亞也許畫的不是很主流
但是內容確很吸引人~這本我也是想了好久才下手買的 看完常常會有不同的感想
覺得很正就是了
其實以上提的漫畫我幾乎都看過了~
覺得各有各的特色..內容也有吸引人的地方
我到覺得不管畫風,技巧,內容,主流或非主流
都不緊~重要的是作者有沒有把他所想表達的東西展現出來,讓人看完會感動的感覺..這才是重要的...

吳道成 提到...

正確,《臥龍先生》是鄭問老師的作品。我有寫過關於這本書的介紹,連結在此,給您參考一下。
吳道成筆記:臥龍先生

吳道成 提到...

您說的很好!

有時我看網友討論漫畫作品時,批評者常因為作者某些言行看不慣,進而否定作者的作品。

像是鄭問老師的水墨畫法,就被批評者評作是混水摸魚、甚至大霹靂時代時耍大牌之類的…

林政德老師也是常被批作打混,不把YOUNG GUNS畫完…

看著這些批評,也不知道要從何反駁。

我不曉得他們說得是否為真,難道那些大師真的都很混?都故意不把作品畫完?我無從得證。

我只知道,當我重新拿起那本漫畫時,心中的那個感動。

我想那是最真實的。

銀部 提到...

(驚~)寫下這篇文章那也真是功德一件了!我當初就是記不得在哪裡看到這一篇文章後興奮沖沖的去買了本刺客列傳,原來是吳先生的文章啊!!世界真是小~~~(笑)

吳道成 提到...

回銀部:

如果說是哪誰影響我對於台灣漫畫熱情的話,那一定就是鄭問老師!

真希望未來有機會在看到台灣漫畫第二個鄭問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