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5日

願星光帶來希望

▲《星光墜在希伯來》封面

星光



一位天使般的少女卻生在一個煉獄般的年代,她是否能為人間帶來希望?

零六年六月起在挑戰者月刊上開始連載的《星光墜在希伯來》描述一位二戰期間的猶太少女在集中營裡所發生的故事。女主角蜜拉希爾斯,一位正值花樣年華的十七歲少女。她受到上帝的恩寵,上帝賜給她人間最美好的聲音。更幸運的是他的父親是一位傑出的作曲家,在父親細心栽培下,蜜拉的美妙歌喉得到最大的發揮,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蜜拉那成為世界第一女伶的夢想似乎是唾手可得…

德軍入侵,一切都改變了。父親被迫逃亡與蜜拉分離,與弟弟躲在密室的蜜拉不幸被德軍發現,被送往史上最惡名昭彰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生命在此喪失了應有的價值,德軍對猶太人進行非人道的迫害,所有的希望在此都破滅。在集中營惡劣的環境下,蜜拉更失去了她那引以為傲的歌喉,剩下的只有絕望。

集中營需要的不是如何唱出美麗歌曲,而是需要如何活下去。蜜拉迷惘了,上帝不總是特別獨厚她的嗎?幸福的家庭、美好的歌喉…為什麼要在賜給她這麼多恩惠,又狠狠的全部抽離?是不是上帝要猶太人學習珍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沒有人能夠回答。

單行本的最後蜜拉有機會逃離集中營,條件是她必須捨棄她最親愛的弟弟。不用多想,蜜拉選擇留下,但她內心卻十分掙扎,甚至懷疑自己是否判斷錯誤。幸好此時,蜜拉的聲音回來了。在黑暗的集中營裡,蜜拉的歌聲成為了所有人心中唯一的支柱,就像那那黑夜中指引迷途旅人的耀眼明星,蜜拉的歌聲溫暖了每一個人的心房。

事物只有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生命不也是如此?只是生命能夠在要回來嗎?蜜拉或許隱隱約約了解這點,這是否就是她選擇留下的原因,如果她離開了,誰來保護亞當?失去了亞當,還能在要回來嗎?抱著亞當,蜜拉期盼有一天能夠回到過去的日子,那段整天開心唱歌的幸福時光…


▲《星光墜在希伯來》第一回首頁

全力



《星光墜在希伯來》作者簡嘉誠老師的人物帶有一股淡淡的憂愁。在他筆下,蜜拉在突遭巨變下流露出那種不安感,讓人十分疼惜。我尤其喜歡簡嘉誠老師的彩稿,那如同油畫般的細膩筆觸所畫出的陰暗天空,將集中營裡那種整體的絕望感真實的表現出來。而黑白稿的部份也毫不遜色,扎實的線條,人物的表情十分豐富,外表冷酷無情內心卻熱情的卡爾、個性沉穩但好勝心強的耶克…每個角色的情感清楚的表露無遺。甚至有人說《星光》是台灣漫畫的新希望…

提到台灣漫畫…明明畫得不差,劇情也不差,但總是賣得不好。我很納悶,每次到書店,見到台灣漫畫總是孤單的放在不起眼的角落。沒辦法,賣不好,只能放在那裡。是曝光不足嗎?常有人說到台灣漫畫總是封起來,沒看過內容所以買不下去。全力出版社的書總是光明正大的不加封套,有幾個人拿起來看過?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是宣傳不夠嗎?有人以為掃圖上網給網友下載就是最有效的宣傳方式。《星光墜在希伯來》線上試閱你看過了嗎?

全力出版社的《挑戰者月刊》,從創刊以來的宗旨就是挖掘台灣漫畫的新人。新人…為何要支持新人?鄭問老師曾經是新人、任正華老師曾經是新人、麥人杰老師曾經是新人、曾正忠老師曾經是新人…所有的大師一開始都是新人,若沒有一開始的機會,他們有可能成為後來的大師嗎?還要質疑為何要支持新人這個問題嗎?

近幾年來,台灣漫畫環境逐漸好轉,比起先前的低潮,已經慢慢的走出來了。然而老問題還是存在:台灣漫畫賣不好。大型出版社漸漸麻木了,反正投資了那麼多錢還是沒有人看,那乾脆就別做了,作翻譯漫畫就可以賺錢了,何必作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只剩下少數獨立的出版社憑著一股熱血努力著。因為書賣得不好,通路商不願進貨,或是將書放在陰暗的角落,讀者看不到實體書就不會購買,書沒人購買就是就是賣不好…於是進入永無止境的惡循環。台灣漫畫似乎也陷入絕望中…

全力出版社這次《星光墜在希伯來》販售企劃試圖改變現況!有別於一般的傳統書店通路,全力大膽的利用網路行銷來增加曝光率,採取完全限定網路上販售的模式,與黑米書籤合作以其網站作為行銷平台。網路行銷並非啥新鮮事,這次最大的特點是與黑米合作。黑米是一個書籤網站,結合最近興起的個人網誌,是一股新興起且不可小覷的力量。

黑米書籤是近年來Web2.0網站的典範,眾多英雄好漢在此處蒐集各處網誌上中具有價值的情報。利用網路民主的概念,將所有好的文章集結在一起。我們可以快速的得知某特定主題的最新情報與見解。而一直以來被忽視台灣漫畫評論文在此也有了一個發表的空間。在以日本漫畫迷為主流的論壇中,台灣漫畫迷的意見台灣漫畫評論文總是被忽視,更甚者被惡意攻擊,只因為某些人士特定的偏見。台灣漫畫迷的聲音欠缺一個共通的交流平台,而黑米書籤網站的出現將可以提供這樣的空間。

讀者可將其對台灣漫畫的心得寫成文章,發表在書籤網站上。而共同關心這個主題的網友們會在此進行公開的討論,網路民主將使評論文獲得最直接的監督,不同的意見可以在此交鋒相對,對於作品的好壞不再是只有片面個人主觀好惡,而是更全面的探討,只有最真實的意見才能存留下來。當讀者在黑米欲購買某特定漫畫時,他便可在購買的同時尋找該書的評論文作為參考指標。甚至讀者的意見能夠直接反應給出版社,讓出版社進行檢討改進。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出版社能將行銷宣傳費用減至最少。從網路上市場的反應,出版社將可以更準確的估計書的銷售量,甚至節省了原本的上架費、通路費、庫存費、廣告費…這些費用可以用來培養更多的新人漫畫家、出版更多的作品。而正是台灣漫畫進步的最大動力!


▲簡嘉誠老師幫我畫的圖,謝謝您!


希望


這次《星光》單行本販賣是否就如蜜拉的歌聲帶給集中營裡的人希望一般,為台灣漫畫帶來希望?

首先會遭遇到的問題是,黑米書籤網站中會看漫畫的人有多少?再來是這些人中會下手購買星光的人有多少?雖然對此我是樂觀看待,但結果如何仍待觀察。但在此我想鼓勵全力出版社:路雖難行,但我們知道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這次若沒有想像中的成功,也不要氣餒,試著檢討有可能的缺失,繼續努力奮戰,相信成功就在不遠的將來!

回來談談《星光》究竟值不值得購買?先來看看售價。售價兩百元的《星光》很貴?拿很多人喜歡的台灣同人誌來比較,幾十頁,通常只有封面能看,內容則參差不齊,一本賣一百五至兩百,運費另計。我曾去台灣同人展參觀過,看見有人拿整疊的千元鈔票,一攤攤逛,拿起來看幾個秒鐘馬上就買了。多麼豪氣。《星光》一本一百九十四頁,兩百元,還不算運費,作者會幫你簽名,訂三本還畫你指定的角色…很貴嗎?更何況這不是同人誌,而是職業漫畫家的漫畫!

同人誌…說到同人誌,台灣漫畫有多少傑出的新人就埋沒在這裡。幾年前,台灣漫畫產業環境很差,新人唯一出道的機會是參加新人獎,雖然出版社有舉辦許多的新人獎,然而就算得了獎也未必能夠上雜誌連載。後來環境變得更差了,出版社連新人獎都不辦了,一群失意的漫畫家無奈的進入同人誌界中,畫漫畫不能餬口,只好兼差或是在工作之餘努力作畫,慢慢的有些人放棄了,放棄那成為漫畫家的夢想。我不相信同人誌畫家沒有想過有機會能成為職業漫畫家。

希望,我希望這次《星光》的單行本能夠成功。假使這次的行銷模式能夠成功的話,獨立出版社能夠省下大筆的行銷宣傳成本,將這些費用移轉去出版更多優秀新人的作品,其他的出版社發現這種模式成功的話,將會學習效法。若這樣持續不斷的良性競爭,台灣漫畫將重新燃起一股新的生命力!作者準備好了,出版社也準備好了,最後唯一能決定成功與否的是讀者。兩百元買個台灣漫畫未來的希望,值得,實在值得。



願星光帶來希望。


願星光為台灣漫畫帶來希望。



※參考資料

※黑米 – 台灣漫畫讀者意見書

※星光墜在希伯來線上販售

※星光墜在希伯來線上試閱

※狂言漫語領域:黑暗降臨,曙光是否重現?《星光墜在希伯來》發售前雜談

文月漫評:「星光墜在希伯來」單行本漫評


註:書老早就拿到(第一批)。害怕寫的不好一直遲遲無法動筆。幸好沒有人跟我催稿。勉強寫出,總算放下心中一塊大石。最後還是要祝星光大賣!

3 則留言:

原爆青年 提到...

你把我原本要另外寫的意見都寫完了,哈哈!

個人也希望,星光這本單行本,和所使用的銷售方式,能夠為台灣漫畫注入一股新血。

ninja 提到...

個人認為你對同人誌的看法有點錯誤
可能你剛好買到比較差的
同人誌的水準落差的確比較大(因為門檻較低)
有很好也有很糟的
如果一竿子就打翻一船人這豈不是和只看日漫的人聽到是本土漫的情形一樣嗎
同人與商業作品在目的上是不太一樣的操作手法也不同
也並非同人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畫職業的而無法畫職業的人就只好去畫同人誌
相信這兩個無須互相打壓可以同時存在的

吳道成 提到...

給原爆青年:
希望夢想成真!

給ninja:
您恐怕誤會了,我並沒有貶低同人界的意思,正如你所說
的一樣,我也同意同人界與職業界應該是互補的。我對同人誌的了解不夠深,可能有些誤解,還請見諒。但想請教一下,「同人與商業作品在目的上是不太一樣的操作手法也不同」這段話的意思能不能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