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9日

媽媽,為什麼我不能看這本漫畫?

「媽媽,為什麼我不能看這本漫畫?」小熊問。

「孩子呀,這就要從好久好久以前說起了。」熊媽媽回答。

「在台灣社會當中,漫畫是專屬於孩童在看的。從當年的諸葛四郎、機器人阿金等等,我們可以發現社會價值觀中漫畫這種文本是被定位在給孩童看的。」

「然而在日本社會中,漫畫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在社會價值觀中漫畫是被定位在給所有人看的,因此漫畫會有分成人漫畫以及非成人漫畫。」

「當日本漫畫藉由盜版漫畫進入台灣市場的時候,就發生了價值觀的落差所產生的碰撞。」

「當年零號女刑警這本書被批評,就是在這種碰撞下的代表。因為該書在日本是屬於成人漫畫,到了台灣後卻並未分級而讓一般的青少年得以觀看。」

「於是社會上出現漫畫有害論,從漫畫是給兒童看的立場下去思考,認為色情與暴力是不可以給兒童看的,因此要求所有帶有色情與暴力的日本漫畫從漫畫市場上消失,但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並且被漫畫迷所抗議。」

「於是也是從漫畫是給兒童看的立場去思考的漫畫教育論興起。漫畫教育論強調漫畫的教育性,認為此類漫畫可以給兒童帶有正面意義。」

「漫畫教育論表面上解決了問題,卻還是認為漫畫是給孩童看的,因此出現了一個盲點,日本漫畫中漫畫並不只有給兒童看的,因此成人的內容還是會隨著日本漫畫進入台灣,漫畫教育論無法解決問題的原因就是因為基本價值觀認定不同。」

「隨著時代的演進,台灣社會對於漫畫價值觀有了小幅度的改變,認為漫畫是定位在給青少年看的。從漫畫教育論所延伸的漫畫分級論興起。漫畫分級論是由政府主導,以青少年的角度來分析漫畫是否適合他們。」

「漫畫分級論基本上還是延續了漫畫教育論的盲點,因為以漫畫是給青少年或非青少年的分法,與日本漫畫中成人或非成人的的分法,仍然會出現價值觀思考的落差。」

「以漫畫分級舉例,漫畫出租店思考的出發點不同則會產生不同的結果。若以青少年角度來思考,漫畫分級就會出現盡量不要讓出現非青少年看的作品,將成人內容完全屏除的作法。」

「而以站在成人角度去思考,分級制度就會意識到漫畫是會有成人內容的,而將重點放在如何讓非成人碰觸到成人內容的作品。而會出現成人漫畫專門店的設置。」

「不過社會以及大部分的漫畫讀者從來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源是在價值觀定位差異的問題。而一直停留在舊有的思維認為漫畫是專屬於兒童,就算新一代的讀者還是將漫畫定位是專屬於青少年而不自知。因此才會產生避談漫畫有成人內容這一件事情。」

小熊聽完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理解熊媽媽在講什麼。

「那…就代表說我不能看這本漫畫了嗎?」

「對呀,等你長大後就可以看了。」熊媽媽回答。

「媽媽,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不能看這本漫畫?」小熊想了一下又問。

熊媽媽聽完目瞪口呆,嘆了一口氣,決定用老方法。

「你他媽的敢給我看,我就打死你。」

小熊哭著跑進房間,打開電腦連上網,在論壇上發表一篇:為什麼父母要迫害我們看漫畫的文章!

同樣時間在其他地方的幾隻有相同遭遇小熊,狂推並附和他的文章。

於是漫畫迫害論就產生了。

2 則留言:

航 提到...

熊媽媽好兇喔XD

吳道成 提到...

小孩子聽不懂~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