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9日

霜冷長河


▲余秋雨,霜冷長河

▼引自余秋雨老師霜冷長河:

正不知所措之際,突然收到了年齡比對方所有的人更加高得多的黃佐臨先生寫自醫院的一封信。這是他生命的最後年月,老人躺在病榻上突然聽到了一片蒼老的叫罵聲,卻沒見到我答辯,便推斷我遇到了年齡上的麻煩。他知道只有拿出他的高齡才能有效地幫我,便向護士要過紙筆抖抖索索地寫起信來。也許他還擔心自己一個人的高齡還不足以在我心中消解一群人的年齡包圍圈,居然又抬出了他的老師蕭伯納。

他在信中說,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正在英國留學的他決心回國參加抗戰,便到自己的老師蕭伯納家裏去告別。坐在蕭伯納的壁爐前,猛然看到壁爐上刻著三行字——

他們罵了,

罵些什麼?

讓他們罵去!

近來生活上與他人遇到了些摩擦。

算是工作上的問題吧,有人對我所完成的案子不滿,要求替換成他們的方案。最後開會討論決定案子存續與否。一陣唇槍舌戰後,形勢站在我們這,決議維持原案不變,但對方可提出改善建議,我們能有最終決定權。

第二天的改善會議,對方提出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建議。照他們的意思更改了一下,原以為從此無事。不料,過幾天同事丟了幾個網誌,是對方的。網誌寫了幾篇文章,內容極盡諷刺之能事,把我的案子罵的狗血淋頭。

頓時百感交集,氣到發抖!有如此人,能做出如此事?十分難過,難道自己的案子就如他們所言如此不堪嗎?本來對這個案子還有點信心,突然之間全沒了。

覺得不是辦法,將案子貼給一些學弟妹看看,請他們提出感想以及改正的方向。學弟妹在認真的觀看後,提出了一堆真正實用的意見。比起那些批評者無的放矢,學弟妹的意見顯得真誠可愛。照著學弟妹的建議更改了案子,看看時間已是凌晨三點,比起前幾天第一次更改的時候,雖疲累但覺充實。

人生就是如此吧!說的人多,做的人少。想想自己實在窩曩,對方就是要讓你生氣才寫了那些文章的。不要讓他們得逞,你越生氣,他們越高興,不如想想那句話:

他們罵了,

罵些什麼?

讓他們罵去

1 則留言:

原爆青年 提到...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盼吳兄能夠趕快走出陰霾。